灵异事件_奇闻异录_恐怖故事-恐怖诡异录

灵异事件_奇闻异录_恐怖故事-恐怖诡异录

恐怖诡异录带你体验国内外最不可思议的灵异事件,含有大量灵异事件,奇闻怪谈,恐怖鬼故事,灵异故事,中国十大灵异事件,未解之谜等,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灵异网站。

菜单导航

载沣:清末这位摄政王竟然比汪精卫还有节操!

作者: 鬼叔 更新时间: 2020年03月15日 03:08:46 游览量: 166

  “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这首诗的作者就是汪兆铭,也就是我们熟知的民国抗战时期的大汉奸汪精卫。

  没想到几十年后,这个当时勇敢刺杀清朝摄政王,为了革命不惜牺牲的“有志青年”却成为了臭名昭著的大汉奸,而那个被他刺杀的清朝摄政王爱新觉罗·载沣却保住了节操,没有做华奸。

  “相貌清秀,眼睛明亮,嘴唇坚毅,腰板笔挺,虽不及中等身材,但浑身透露着高贵”,这是一位美国医生对载沣相貌气质的记录,从他的照片中也可以看出,这人是“福相”。

载沣:清末这位摄政王竟然比汪精卫还有节操!

网络配图

  他确实也挺有福气的,一个庶出的宗室子弟,后来脱颖而出,成为了晚清最后的话事人,也是不容易。有人说他是运气,靠走裙带关系,因为自幼被嫡母叶赫那拉氏(即光绪生母、慈禧亲妹)所抚养,所以和慈禧关系亲近,还有就是他也听话,他的福晋就是听从慈禧的安排娶的瓜尔佳氏,她是慈禧最宠信的大臣荣禄之女。

  史书对载沣的评价并不高,说他说话结巴,是一个“优柔寡断”、“懦弱无能”类似于阿斗一样的人物,但也有很多史学家认为载沣能力很强,是一个如阿斗那般大智若愚的智者,是他保护好了满清皇室的安全。

  而载沣实际上也是一位能力极强的人,他能从满清皇室众多宗室子弟中脱颖而出,是因为十八岁时的一次“出国道歉”事件。八国联军侵华战争后,清朝皇室被要求派人去德国赔礼道歉,这个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软不得,软了会被人骂“华奸(载沣是满人,所以不能叫汉奸)”,硬不得,因为当时的满清王朝哪里还硬的起来。

  但是呢,作为满清第一个出使外国的亲王,载沣表现得很好,展现了与年龄完全不相符的成熟,有理、有利、有节,令本想侮辱中国的德皇对他也称赞有加,德国人认为他“慎重外交,不辱君命”。他甚至还主动谢绝了国内各级官员及香港等地官方所预备的高规格迎送礼仪,其简朴作风赢得在华西方外交官和国际舆论的一片赞赏。

  还有一个方面能证明载沣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是他保证了满清灭亡后,清朝皇室免受屠戮的命运。

  要知道一个王朝灭亡后,皇室成员的命运是很悲催的,在中国历朝历代中,新兴王朝对待前朝的遗老遗少那绝对是要斩草除根,即便是它大清朝,对待明朝皇室,那也是斩尽杀绝,虽然他们口口声声说,他们入关是来帮助“明朝打李闯”的。

载沣:清末这位摄政王竟然比汪精卫还有节操!

网络配图

  而当时清朝皇室的命运是很危险的,革命党提出的革命口号就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清朝皇室在当时大多数中国人眼中,是异族,是反动统治者,是丧权辱国的卖国政权,这样子的皇室就应该万劫不复。

  即便是在外国,当共和要取代专制时,那也是伴随着流血事件,英国、法国的皇帝,都被革命者送上了断头台。

  在溥仪登基后,作为摄政王的载沣是一位实际的王朝掌权者。他不是一个力挽狂澜的超级政治家,但通过他的努力,让清王朝的皇室在清朝灭亡后,得到了平稳过度,创造了奇迹。

  在清朝权贵欲杀袁世凯而后快的时候,载沣并未杀了袁世凯,而是选择了让袁世凯“称病去职”,留了袁世凯一命的同时,也为自己结下了善缘,可想而知当辛亥革命爆发后,如果没有袁世凯,清朝皇室肯定会被革命党人给送上断头台的,之后的北洋政府和清朝皇室的相处也还不错,一直到冯玉祥将他们赶出紫禁城,他们都依然得享荣华。

  载沣还有一件事也提现出了他的智慧和宽容,那就是在他的默许下清王朝对汪精卫这个刺客,本应“诛九族”的逆贼高拿轻放,也让他和革命党结下了善缘。

  清王朝灭亡后,孙中山先生还曾和载沣见面,此后他便将孙中山先生的题字奉若至宝,给人感觉是他对革命领袖的崇拜之情,可是实际上呢?他会感激崇拜这个“毁了”他祖宗江山的人吗?显然是他以此作为自己的“免死金牌”,让民国的当权者不能拿他怎么样,老子可是有你们国父“免死金牌”的。

  最能提现出载沣智慧的是他的识时务、知进退、有自知之明和政治敏感度。

  清朝灭亡后,他的福晋瓜尔佳氏都是欲复辟的积极者,失败后忧愤自杀,载沣则瞒着溥仪,说他母亲是死于脑溢血,其实就是告诉溥仪,别老想着复辟。

  张勋搞复辟的时候,满清的遗老遗少绝大多数都是积极分子,但是载沣却觉得他们是在胡闹,没有参与。

载沣:清末这位摄政王竟然比汪精卫还有节操!

网络配图

本站文章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网站管理员,需管理员授权方可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一经发现将承担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