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_奇闻异录_恐怖故事-恐怖诡异录

灵异事件_奇闻异录_恐怖故事-恐怖诡异录

恐怖诡异录带你体验国内外最不可思议的灵异事件,含有大量灵异事件,奇闻怪谈,恐怖鬼故事,灵异故事,中国十大灵异事件,未解之谜等,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灵异网站。

菜单导航

亲身经历:诡异破屋

作者: 鬼叔 更新时间: 2020年03月15日 02:41:35 游览量: 164

草原上的小破屋

去年夏天发生的一件事吧,没有惊心动魄,没有怪力乱神,如果非要说,只能说很邪乎吧。

去年夏天,学校要求下乡活动(大学生必做活动),问题是周围没有什么符合下乡这个特点的地方。

踌躇之际,同宿舍的班长问我愿不愿意去他家,他家是草原上的农家乐家庭,就是现在你们在电视上会看见的那种草原旅行,我和另一个舍友老张想了想,没别的地方可去,时间紧任务重,就答应了。

我们坐长途大巴去他家,一路颠簸。

下了大巴,我打量打量周围:不像是电视上的绿色大草原,这里遍地都是枯黄的杂草,散发着一股臭味,不远处几个蒙古包围着一个平房,在平房的斜后边有一个小院子,远处看那院子里有个小破屋,杂草丛生,接下来的所有故事都和这个小破屋有着密切关系。

班长的父母看见我们来了,从被蒙古包围着的平房里出来,跟我们打招呼,我们让请到蒙古包里,休息,吃饭。

白天一切都很顺利,但是在晚上,就开始变得诡异了。

晚上大家吃吃喝喝,打打闹闹,差不多了就准备去睡觉,我们被安排在蒙古包里休息(男生一个,女生一个),我和老张走进蒙古包才发现不对。

我们把蒙古包的灯打开了,导致一堆虫子飞了进去,落在蒙古包顶上,一大片的,看见就发怵。

草原上虫子多,一般开灯就得紧闭门窗,我们几个没常识,直接开了灯没关门,现在只能看着那一片虫子没办法。

老张看了看,说:“换个地方吧,这怎么睡,这么一大片虫子。”

我深表赞同,但是还能去哪呢?周围几个蒙古包,都住满了,只好去找班长商量。

班长了解了情况,想了一会,说:“有个地方能住,你们跟我来。”

我们跟着他走到了那个杂草丛生的院子里,走到院子大铁门跟前,我才看见夜色中几只羊在杂草中走动,不时发出声响,班长打开大门,一边驱赶着羊,一边领我们走近那个破败的小屋。

刚来的时候我就瞥见了这个小破屋,只是没想到这么破败的屋子还能住人。

我们进了小屋,班长打开灯,我看了看屋里的摆设:正中间一个炉子,一张土炕在墙边,土炕边上放着一个小桌子,桌子上是水杯、镜子,有点像一个小梳妆台,土炕对面有个柜子,上面放着三个镜子,柜子旁边有个小门。

班长说:“你们几个就在那个炕上睡吧,嫌挤的话还能来这睡。”

他边说着,边打开了那个小门,门里漆黑一片,只看到一张床(白床单),班长看了看里边,关上了小门,又嘱咐了几句就走了。

几个男生看了看屋子,没发现什么不对,拿起东西出去洗漱。

我洗漱比较快,洗完了就回到了这个屋子,我坐在炕上等他们回来,边等他们边打量这个屋子,我才发现一些不对劲:炕对面的三个镜子,都是正对着炕的(一般镜子不对床吧!),还有炉子旁边,也就是屋子正中间,有个盖着的地窖(谁家地窖盖在屋子正中间?)。

我看的有些心慌,又看向了那个小梳妆台,发现镜子边贴着一张照片,我慢慢走近,看清楚了:是一张黑白双人全身照,一男一女,穿着少数民族的服饰,身上戴着大红花(黑白的照片,只有花是红的)。

我看了看,觉得是一张结婚照,但是照片上的男女都是面无表情,一丝笑意都没有,直勾勾地盯着镜头,看了这张有点诡异的结婚照,我更慌乱了,又听到了院子的脚步声,仔细一听,是哥几个回来了。

他们回到屋子里,我和他们说了一下情况,老张本身喝多了,但听我说完,有点清醒了,他看了看三个镜子,脸色有点白,快步走过去把那三个镜子转了过去(是那种可翻转的小镜子)。

处理完镜子,老张又看向了那个小门,他问我:“你进这里边了吗?”

我摇摇头,他走过去,一把推开小门,叫我们几个走进去看,小门里边是个小卧室,特别小,只有一张床,就是刚刚我看见的那张白色的床。

但我进去才发现,床边上还有个小柜子,柜子上放着一个香炉(里面都是炉灰),放着几个果盘,还放着一张男人的黑白照。

我看见那张照片,觉得在这密闭狭小的空间看见这么一幕很难受,老张四处摸索,也没摸到灯的开关,他看了看那张黑白照,说:“这屋子,不能住。”

他拉着我走出小卧室,关上了小门,和我们说:“今晚大家就都睡炕上吧,里边太小太冷,咱们挤一挤,马上就完事了。”

其他几个人点头同意,我没说什么,又坐回到炕上。

不一会,准备熄灯睡觉,我们几个睡在炕上,老张挨着我,我俩睡不着,就闲聊,突然,老张不说话了,我看见他眼睛盯着窗户。

我转过身,看见一只羊的影子从窗户边走过,我小声说:“怎么了?一只羊,没事。”

老张没说话,这时院子里的羊开始发出咩咩声,一只接一只的叫,老张抓着我,说:“刚刚除了羊,还有个人影过去了。”

我觉得老张喝多了,出现了幻觉,没再理他,转个身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我和老张面色不太好,班长看见我们,走过来询问道:“怎么样?还行吧?”

我什么都不想说,老张则说住的不太舒服,班长说:“怎么会不舒服呢?”

老张反问道:“那你怎么不去住?”

班长嘟哝了一句:“我以前就住那。”就走开了。

我们在那个地方待了两天就走了,一路上还在不停的想这个事。

后来又问班长,他说那屋子以前是他奶奶住的。

我又慢慢回想,才明白:那间破屋是他爷爷奶奶住的,爷爷去世后,奶奶一个人住着,奶奶睡炕上,爷爷就在那个小卧室里。

本站文章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网站管理员,需管理员授权方可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一经发现将承担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