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_奇闻异录_恐怖故事-恐怖诡异录

灵异事件_奇闻异录_恐怖故事-恐怖诡异录

恐怖诡异录带你体验国内外最不可思议的灵异事件,含有大量灵异事件,奇闻怪谈,恐怖鬼故事,灵异故事,中国十大灵异事件,未解之谜等,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灵异网站。

菜单导航

叔公的老屋2

作者: 鬼叔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6日 16:04:13 游览量: 120

  推门进入大堂,一副在很多清朝连续剧中看到的厅堂即刻出现在我的面前。只是无人打扫,里面全是厚厚的灰尘,刚才的 颤动让大堂墙上的纸画露出了一些影子,一副观音像像是人被火烧以后的皮肤一样班驳。整个宅子主要以灰色为主色调,宅子里的红漆柱子已然斑驳,漆皮一块块摇 摇欲坠,我仿佛置身于危楼之中,似乎自己说话大声一点都害怕将它给震垮了。

  现在自己真的处在东八区的时间区域中了,也就不得不接受它的 考验,才下午四点多太阳就偏西,邪邪的阳光照在班驳的墙上,给人一种落寞的感觉。人生地不熟的我老是很小心,毕竟这个世界好人不多,坏人太猖狂,麻木的人 则不计其数。于是我打算今晚就在这里睡了,不愿去住旅馆,但很久没有人住了屋子已经被灰尘占据,因此我不得不赶紧找到房间立马打扫了起来。可是这里实在是 太多灰尘了,一个小时下来我已经“灰头土脸”,还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有跳蚤。但叫花子怎么能嫌冷饭馊呢,将就吧。可是直到现在才发现这里根本没有电,连电线 之类的东西都找不到。可我不能整个晚上就这么摸黑吧,无奈只得又风风火火地找有没有蜡烛或油灯什么的。最后在厨房里才找到一盏菜油灯,只是油已经没有多 少。

  我躺在木板床上无聊得几乎想自杀,摸出手机给四川的同学打电话却不知怎么的老是“网络连接失败”,发短信也很麻烦,久久不能发送成 功。难道这里信号这么差啊,这可是首都,人说话都不一样的地方。总算把短信发出去了,可好长时间过去了也不见回复。看着摇摇晃晃橘黄的油灯,我呆呆地出 神,忽然听见屋顶上有淅淅沥沥的雨点的声音,我刚要起身到外面看看是不是真的下雨时,突然一阵风将纸糊的窗子吹开,阴冷的风冷不丁地呛了我一下,油灯差点 灭了。我赶紧关上窗子,竟发现有个人影从窗前飘过。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老房子里诡异故事看了不少,我顿时便胡思乱想起来。回想起来种种怪异现象,我不由 得心里一怵。

  我还是壮着胆子探出头看了一下窗外,除了被风吹得不停摇摆的植物其他什么也没有看见。我赶紧将窗子关上,缩回到床上,闭上 眼睛想要睡觉,可脑海里却莫名地浮现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苍白的脸,黑色弯曲的指甲,还有布满蛆虫的行尸......我不由得身子一震,不知所措起来。 昏暗的灯光仿佛一部老旧的恐怖电影里的画面。我深吸了口气,平服一下心绪,可心就像被人用手捏着一样,而且是一个调皮的孩子在捏着,时而紧时而松让我开始 隐隐作痛。借着昏黄的灯光我看见墙上有一副仕女图,蒙了一层灰尘看不清楚画面究竟是怎么样的。忽然画面上的灰尘开始剥落,慢慢地我看见那已经泛黄的画面凸 了出来,恰好是那仕女的模样。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真是活见鬼了,眨眼间那仕女已经走出了画面,是的,从画里走了出来,手里抱着琵琶,半遮面,仕女屈膝一 揖,竟凭空坐着弹起了琵琶,此时我才看清她的脸,白面红唇柳叶眉,清波碧眼樱桃嘴。我知道古人些许打扮样式,简单说就同如今小日本鬼子还保存着的艺妓差不 多,可没想到竟美出数百倍,我竟一时忘却了害怕,不由得看得入了神。

  “铿铿”地,琵琶声起。顷刻,满屋子里的灰尘不见了踪影,油亮亮的 如同有人经常打扫一样。画中人拨弄着琴弦,神态怡然,扬扬乐声如春流般和谐,渐渐地我一个不懂音乐的人竟然跟着音乐的律动飘飘忽起来。一曲奏罢,画中人起 身竟在原本干涸的茶壶里倒出了茶水,用手托着向我徐徐走来,屈膝递上。我此刻也没有多想接过画中人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画中人含笑回到刚才的位子,又弹奏 起来。依然温婉动听,可是渐渐地琴声已不是先前温婉娴静的曲子了,铿铿如金戈铁马,急急似电光火石,我感觉我的胃里像是着火了似的,十分的灼热,浑身开始 发烫,激进的乐声如利剑刺破夜空,我的耳朵疼痛如同针刺,骇人的乐声弄得我烦躁不安。画中人慢慢地抬起了头,如白粉墙一样的脸上兀地出现许多血痕,朱唇微 启,一对白森森的獠牙凸显出来。她缓缓地站了起来,是笑非笑地向我走了过来。此刻我的胃如刀绞一样疼痛,我想肯定是那杯茶在作怪,色字头上一把刀啊。画中 人越来越近了,白皙膏脂一样的手突然长出了浓浓的黑毛,弯曲血红的指甲已经伸向了我的胸口。心里一紧,几乎昏厥过去,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本站文章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网站管理员,需管理员授权方可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一经发现将承担法律责任!

灵异事件叔公的老屋1
12-26
灵异事件叔公的老屋6
12-25
灵异事件叔公的老屋7
12-25
灵异事件叔公的老屋5
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