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_奇闻异录_恐怖故事-恐怖诡异录

灵异事件_奇闻异录_恐怖故事-恐怖诡异录

恐怖诡异录带你体验国内外最不可思议的灵异事件,含有大量灵异事件,奇闻怪谈,恐怖鬼故事,灵异故事,中国十大灵异事件,未解之谜等,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灵异网站。

菜单导航

荷香 荷殇。

作者: 鬼叔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6日 13:13:06 游览量: 67
他十九岁的时候,她十五岁,他文武双全,她兰心慧质,他扶危济困,一诺千金,她善
良柔顺,敬老怜贫,他是风度翩翩的侯门公子,她是清秀绝伦的贴身女侍。她狂热地仰
慕、敬爱、追随着他,而他,却毫不知情。她对他最初的记忆停留在十年前那个寒冬的
傍晚,他把她从“卖身葬父”的草席前拉开,用小小的剑吓走了巧舌如簧的拐子。

  他说“跟我走吧,雪太大,风太冷了。”

  那一刻,她仿佛融和在了如火的夕阳中,再大的风雪都抵不过眼前真诚的面容和掌
中犹存的温暖。

  一天中她最快乐的时光是在入夜,烛影摇红,他在灯前研读,她伺候笔墨。静静的
书斋里只听见书页的翻动声和间或的续茶声。一更时分,她悄悄去下厨炖碗莲子银耳羹
,守夜的厨妇微笑地将炉灶备好,转身离开,谁都知道,少爷的一切衣食都是由她亲手
打理的。清凉的菏叶一直是他的最爱,正如她的名字--荷碧。一碗沁着荷香的宵夜总能
令他神清气爽,在他满意的笑容里,她忘了采菏的辛苦,捣菏的困顿,甚至忘了菏塘边
白衣男子的殷勤问候。

  白衣男子是王府的三世子,长兄阵亡,二哥夭折,从此被阖府呵护得无以加复,也
因而养成了孤僻、桀骜的个性。

  三天后,王爷登门拜访,言谈中流露了世子对她的偏爱。侯爷的笑容几近谄媚“侍
妾就已经不辱没她了,不过是个丫头!虽然下官曾有意将她留给犬子,但即蒙世子错爱
,下官定当令王爷满意。”

  躲在屏风后的她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竟然也曾有机会永远随在他身边的。

  这晚,书斋里一反往日的平静,他砸碎的花瓶将夫人的鞋子也弄湿了。

  “她是个人,不是物件,说送个谁就送给谁!更何况,那个小世子又是个什么东西
,京城里还有哪家他看在眼里了?她去了,做个下贱的侍妾,她就毁了,你懂吗?她就
毁了!!”

  老夫人爱子心切,软语劝慰,

  “娘知道你不舍得,但她关系了你爹的前程啊!你若喜欢,凭多少个娘也给你求回
来,但不送去她,怕是王爷不依呵!”

  他咆哮着赶走了无计可施的老夫人,回过头,她正亭亭地立在门口,平静的面庞上
没有任何波澜,甚至手中的莲子羹也没有溢漾。

  他用指尖抬起她的脸,一字一句地说

  “侍妾是最低贱的身份,你不是,知道吗?你不能是,听到了吗?”

  她微微一笑,脸偏转开,将飘着荷香的宵夜送到他手中,再抽身退出,泪,这才缓
缓滑落。

  侯府的了无消息让王妃再次登门,侯爷与夫人的不安写在脸上,对王妃百般赔笑。
王妃雍容华贵,话也说得漂亮:

  “令郎年轻有为,正是在皇上身边效力的大好年纪。我家王爷不止一次提起这件事
,想必两位也都清楚。小儿生性愚劣,但却用情颇深,这些年多少名门闺秀都瞧遍了,
竟连半个都没瞧上。偏偏对贵府这个姑娘百般中意,连日来不吃不喝地跟我和王爷赌气
要人。王爷原想娶了作个侍妾也就罢了,谁知我儿不但不肯,反说王爷辱没了她,要娶
来作个正正经经的小王妃呢!我们怕他伤了身子,这才暂时应承下来,如此,你我两家
岂非更近一层了!就不知侯爷和夫人有何高见呢?”

  夫人面无喜色,“这门亲事本是王爷对我们的抬爱,但小儿执拗,一时也劝他不过
……”

  侯爷忽然上前一步打断了夫人的话“下官一定尽力说服,一定尽力,请王爷王妃放
心!”

  是夜,大风骤起,她为他缝补出猎划破的斗篷,在下摆的一角,绣了朵出水的荷花

  又是三天,皇上忽然降下一道圣旨,选忠国之士巡守边陲,戍期三年,听人说,名
册上有他的名字。侯府大惊,夫人连连哭叫着让侯爷去王府探听虚实,侯爷一脸沮丧“
人呢?王爷要的人他不给,这才惹出了天大的祸事!如今边关恶战连连,若真是征了他
,岂不凶多吉少啊!\"她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虑,定了定神,垂首走入了正厅。

  既然她自己肯为世子做妾,那就是万事大吉了,侯爷听说她要亲见世子一面,虽有
些不满,但总好过爱子出征,于是带了她去王府求情。寒喧过后,她被王妃携了到内宅
问话,层层的院落在她眼中毫无生气,因为没有他啊!

  世子忽然从书房抢出,脸上带着惊喜。她淡然施礼,侧立,低眉顺目中带着种傲气
。世子对诧异的母亲说

  “我就爱她的高洁”。

  夫人正恐他知道了消息又不应允,她却主动提出隐瞒她即将出阁的真相。他为不能
亲自杀敌报国而遗憾,说这话时,她的手被续满的茶水烫伤。

  为了让王爷彻底放心,侯爷亲自上门为他求娶王府的大格格,云娇。

  “云娇?”他自言自语,

  “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呢?可会诗画,可会女红,可善解人意吗?”

  她立在他身后,注视着他的不屑。夫人对她说,王爷已答应将云娇格格嫁与他为妻
,并在完婚后向皇上求个实职给女婿,当然,这必须在他心甘情愿娶云娇的前提下,否
则,只恐惹祸上身。他的乳娘啧啧摇头“想当年我与夫人去过王府,那个什么格格呀…
…哎!”

  她一声不响地替他研墨,他忽然抬头笑“喂,你的袖子浸脏啦!”她大窘,脸色绯
红,急忙将墨染的衣袖拿去清洗,回来时他已出去练剑了,纸上写着两行墨迹未干的诗

本站文章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网站管理员,需管理员授权方可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一经发现将承担法律责任!